1. 主页 > 随笔

我和欧博《汾州乡情》

三十多年前的一个秋天,我乘坐长途客车,沿着汾屯公路,颠颠簸簸来到汾阳。


走在汾阳的大街上,陌生的环境,陌生的人群,欧博好听却听不懂的汾阳话,让我孤独而迷茫。从此,想家成了一种固有的情绪,让我原本单纯快乐的性格变得多愁善感。白天工作忙,时光过得快;一到夜晚,钟表似乎累了,走的慢慢吞吞。躺在床上,枕边书看了又看,就是难以入眠。终于睡着了,梦中的自己就回到了家乡。梦境给了我些许的安慰,也增添了我更多的惆怅。


那时交通不便,通讯也不方便,和家的联系只能靠写信,一封信要走好几天,每当寄出一封信,日子便会在期待中度过;每当收到一封家书,薄薄的几页纸要看好多遍,既要看说出来的话,还要寻找没有说出来的话,我要从字里行间寻找最多的信息。再后来,虽然电话普及了,但,几分钟的通话,除了问问家人的状况,更多的家乡的信息很难得到。虽然每年也回去看看,但来去匆匆,关于家乡的事知道的少之又少。


某年秋天,我又回到了家乡。不再像以往一样,看看父母便匆匆离开,而是决定到处走走,好好看看我的家乡。


那座庙,依然还坐落在村子的最高处,孤独地屹立在秋风中。荒草长满了院子,曾经的教室已经坍塌,破砖烂瓦堆在地上。透过蜘蛛网,还能看见那面挂黑板的墙,欧博随笔凝视许久,仿佛还能看见我的老师在黑板前来回移动的身影,仿佛还能听见他们青春的声音。老师们年轻的容颜、同学们调皮的表情还深深刻在我的脑海里。而如今,没有人能告诉我他们各自的去向。老师们,你们生活的还好吗?身体咋样?同学们,你们又都去了哪里?是否有谁还能记起我?是否有谁还会想起我?



周围静寂无声,没有人回答我的问题。

我黯然神伤地移动脚步,决定去我上过的中学看看。


县一中很近,约20分钟的路程。走进校门,欧博手机版昔日一排排做教室的平房已经没有了踪影,取而代之的是一幢幢高高的楼房,这里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模样。

走进教学楼,走进一个个教师办公室,所有的老师都是陌生人。

试探着去问一些老师,我说出的老师的名字老师们大都说不知道。也难怪,按年龄推算,教过我的老师都已经退休了,没有人知道那些退休老师的住处和生活状况。

我不甘心,把教过我的老师的名字一个个地说出来,一个一个地问,功夫不负有心人,终于有一个老师说认识我的数学老师,而当我惊喜地瞪大眼睛问老师的住所时,却又说:已经去世了,就在去年。

我又一次黯然神伤,后悔自己没有早一些来看他们。


走出学校,走在大街上,抬眼环视周围,我似乎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。


不说条条拓宽的街道,不说那些高高的楼房,欧博会员开户城的北边居然有了一个偌大的湖,湖水清澈,湖的周围是垂柳,柳树下是一些休闲的人。城的南边,山与山之间搭起了桥,山山相连,有了旅游通道,也建了好多的景观。山上松柏覆盖,松柏间半藏着红柱绿瓦灰墙,休闲的人们可以随意地从这个山头走到那个山头,神仙一般……。这,还是那个终年缺水的小城,还是那个我魂牵梦绕的家乡吗?家乡变得如此之好,而我竟然什么也不知道!


在日复一日的日月轮回中,我不认识了家乡,欧博随笔家乡也不认识了我;在日出日落的往复循环中,我远离了家乡,家乡也遗忘了我。


看着家乡的巨变,涌上心头的是欣慰,但也有了隐隐的愧疚。是这片土地养育了我,而我却不曾为她做过任何事,哪怕是一点点些微的贡献。


走在回家的路上我思绪万千:如果有一个窗口,能让我时时能看见家乡,感受家乡日新月异的变化,那该多好;如果有一座桥梁,缩短我和家乡的距离,让家乡能看见我,我能看见家乡,那该多好;如果有一个平台,让我和家乡的亲人随意交流,虽身在异乡,心却在一起,那该多好。


日子在我的遗憾和向往中周而复始地过,欧博随笔不觉岁月就到了2002年。

某一天,在文联工作的爱人说,他和几个文友想创办一个刊物,名字叫《汾州乡情》,邮寄给在外地工作的汾阳乡亲,不知道能否受欢迎?我听后脱口就说:准行!因为我太了解生活在异乡的游子对家乡的那份依恋之情了!


多方筹措,《汾州乡情》在2002年终于如期出版发行了!生活在全国各地的汾阳乡亲都能如期收到这本来自家乡的小刊物。她正是我期盼的那个窗口、那座桥梁、那个平台!我想她也是成千上万的汾阳游子所期盼的。


《汾州乡情》让远离家乡的汾阳人,身在异乡,却能时时回头张望;天各一方,却能时时互诉衷肠。家书抵万金,《汾州乡情》就是一本厚厚的家书,传递着家乡对游子的牵挂,也传递着游子对家乡的思念。


从此,我的日子也发生了变化,欧博会员注册时不时的就有天南地北的汾阳乡亲把电话打到家里来。有的是因为迟收了两天刊物着急的。有的是想发表文章,询问具体收稿地址的。还有的是想捐款的。还有的想是说感谢的:有的说通过《汾州乡情》找到了牵挂多年的老同学,有的说通过《汾州乡情》找到了失散多年的老朋友……那时家里的电话是印在书上的,乡亲们把电话打到家里来是经常的。我每次接到电话,总是很开心,老乡们的快乐感染着我,让我沐浴在阳光明媚的快乐中。


再后来,我结合自己的感受写一些文章发表在刊物上;再后来,我借调到了文联,参与了《汾州乡情》的组稿编辑和发行。


一晃,《汾州乡情》创办已经二十年了,在电话电讯如此发达的今天,在微信聊天如此便捷的今天,在纸媒传播越来越衰弱的今天,《汾州乡情》依然办的热热闹闹、红红火火,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!


仔细想来,是汾阳这块肥沃的土地养育了汾阳人,欧博随笔是汾阳悠久厚重的文化底蕴滋养了汾阳人,是酒乡浓郁香醇的空气润泽着汾阳人。所以,汾阳人自古就崇文尚礼、重情重义。汾阳男人聪明智慧,汾阳女人灵秀美丽。是天南地北的汾阳人和驻扎在家乡的汾阳人,共同打造了《汾州乡情》,使她一经问世,便受到了欢迎;是从上到下成千上万的汾阳人共同呵护着《汾州乡情》,使她坚实走过了二十年的风雨历程。是一届又一届 的《乡情》编 创者执着的汗水浇灌着《汾州乡情》,使她茁壮成长,步履坚定。


本文由欧博平台发布,不代表欧博平台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://qinpg.com/yingxiao/349.html